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越财富

搜索
查看: 1138|回复: 0

越南的华人藩镇——河仙(上)

[复制链接]

2

主题

9

帖子

30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30
发表于 2020-2-11 17:01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前言
明清易代的震荡下,不少南方乡绅和「南明」部将流亡南洋,招募游民,开垦荒地,建立商埠,宣弘文教。今日「东南亚」不少地区最初的开发,都得益于这些华人的开拓。
然而,在新的居所,华人们也无法逃离如浮萍般飘摇的命运。作为外来者,他们与土著居民有着天然的利益冲突,复杂的社会矛盾爆发时,他们极易成为当地不满情绪的宣泄对象。华人缺乏强势的武装,托庇于周边政权,又不可避免地卷入列国战乱。
「越南」的「河仙镇」便是这样一个典型的华人政权。

遗民的抗争
1671年,“康熙十年”,在「雷州府|海康县|黎郭社|东岭村」(广东省→雷州市→白沙镇→东岭村),一位17岁的乡绅「莫玖」率宗族、乡党400多人,跨海南逃「真腊|南荣府」(柬埔寨|金边)。


中越友谊-越南投资,越南私募基金,前言明清易代的震荡下,不少南方乡绅和「南明」部将避难南洋,招募游民,开垦荒地,建立商埠,宣弘文教。,越南证券,越南美女,(1) 雷州半岛位置图年纪轻轻,就挑起一族大任,隐含了青年丧父的悲剧。「莫玖」之父「莫仕平」,是「南明」官员,因抗清失败而死。国仇家恨,让「莫玖」一家宁愿背井离乡,也不愿接受「清政府」的统治。


中越友谊-越南投资,越南私募基金,前言明清易代的震荡下,不少南方乡绅和「南明」部将避难南洋,招募游民,开垦荒地,建立商埠,宣弘文教。,越南证券,越南美女,(2) 雷州莫氏八→十三世家系图[1]

事实上,像莫家一样难以承受明清换代的剧烈震荡,被迫跨海南逃的华人不在少数。怀着孤臣孽子的故国之思,揣着吃苦耐劳的淳朴本心,他们在南洋遍地开花,成为东南亚许多蛮荒之地的开拓先驱。


华人与嘉定
明末清初,福建、广东陆续有遗民逃奔「湄公河下游三角洲」东部地区(「广南国」在此设「嘉定府」,「越南|阮朝」扩为「嘉定城」。1832年,明命十三年,拆为「南圻六省」)。这些前明遗民,即为今日越南的“明乡人”的祖先。
华人们把「同奈河→湄公河」的大片区域开辟成产粮区,新兴商港也拔地而起。在华人与各族移民的共同建设下,「前江」北岸的「会安港」崛起为南海的商贸中心,欧洲、日本、东南亚商人,纷至沓来。
流亡「越南」的「郑成功」部将——“镇守高、雷、廉等处地方总兵官”「陈上川」在「嘉定」地区建立了「农耐大浦」,是当时「南海」沿岸最具规模的大米贸易港 。原址遭“西山起义”破坏后,当地华人迁居「西贡河」右岸,造就了今日「越南」南部的经济中心——「胡志明市」最初的崛起。

初封河仙
「莫玖」一族逃到「柬埔寨」后,立即赴「乌顿」(Oudong,柬埔寨→金边北)朝觐「巴隆·拉嘉五世」。
成规模的华人移民会带来先进的农业技术与劳动人口,很受东南亚君主的重视。「金边王朝」遂委任「莫玖」处理商贸事务,招徕各国商旅、游民。后因颇有政绩,「莫玖」获「巴隆·拉嘉五世」宠信,常能出入王宫[3]。


中越友谊-越南投资,越南私募基金,前言明清易代的震荡下,不少南方乡绅和「南明」部将避难南洋,招募游民,开垦荒地,建立商埠,宣弘文教。,越南证券,越南美女,(3) 「莫玖」雕像然而,寄人篱下并非长久之计,想站稳脚跟,需要稳定的地盘。「莫玖」看中了「湄公河下游三角洲」邻近「柴末府」(柬埔寨→贡布省→金船)的「恾坎」(Man Kham)地区。
「恾坎」又名「方城」。「高棉语」中,“方”(Băm)是“港口”之意。「方城」,即“港口城”。但它的另一个名字更为著名,叫做「河仙」。传说,「恾坎」河上有“仙人”出没,故有此名[4]。
「河仙」由「湄公河」下游泥沙堆积而成,水网密布,平坦宜耕。且在「后江」(「湄公河」下游支流)进「泰国湾」入海口的西侧,是“外罗海→昆仑洋→泰国湾”商路的要冲,来自「中国、柬埔寨、爪哇」等地的移民众多,发展潜力巨大。
「莫玖」遂用“招徕商旅、增加政府收入”的名义求封,并贿赂「巴隆·拉嘉五世」的宠妃、宠臣来吹风,终于获封为「河仙」的“渥牙”(Oknà),相当于“总督、太守”[5]。


中越友谊-越南投资,越南私募基金,前言明清易代的震荡下,不少南方乡绅和「南明」部将避难南洋,招募游民,开垦荒地,建立商埠,宣弘文教。,越南证券,越南美女,(4) 湄公河下游三角洲地区

筚路蓝缕
「莫玖」在「河仙」开设赌场,征收“花枝”(博彩税)。不久,竟在当地发现银矿,遂以致富。同时,他在「磅逊湾→湄公河口」沿海地区招徕各族移民开荒,既有华人(多为广东同乡),也有马来人、柬埔寨人、越南人[6]。
「莫玖」给他们分配土地、农具,按籍贯聚居,建起7个村社[7]。
「河仙」华人多是前明遗民,所居村社称“明香社”,所居“庯、所、土古、属”多冠“明”字,如“明渤大庯、明渤新庯、明渤奇树庯、明渤鲈溪所”等[8]。


中越友谊-越南投资,越南私募基金,前言明清易代的震荡下,不少南方乡绅和「南明」部将避难南洋,招募游民,开垦荒地,建立商埠,宣弘文教。,越南证券,越南美女,(5) 河仙镇早期势力图(出处见水印)

「莫玖」还用低关税吸引外商,把当地经营成「雷琼会馆、潮州会馆」林立的繁华商埠,以致有“小广州”之称[9]。
在发展经济的同时,他也不忘从「西属菲律宾」及「荷属巴达维亚」(雅加达)的「欧洲人」那里学习武备,用商贸利润装备炮队,并筑起堡垒、凿掘城壕[10]。

颠沛流离
1679年,“康熙十八年”,乘「柬埔寨」内乱,「泰国|阿瑜陀耶王朝|纳雷王」用援助“正统君王”「阇耶·哲塔四世」为借口,大肆东侵。「河仙」地势低平,首当其冲,旋被攻破。「莫玖」被俘往「泰国→万岁山」海津。
1688年,“康熙二十七年”,「纳雷王」驾崩,「泰国」内乱,「莫玖」乘机逃到「陇棋」(柬埔寨→白马市)。因「金边王朝」尚在内乱,暂无法回归「河仙」。
2年后,“康熙二十九年”三月初七夜,「莫玖」之妻「裴氏廪」(越南→同奈省→边和市人)在「陇棋」为他生下唯一的儿子「鄚士麟」,算是颠沛岁月里唯一的慰藉[11]。

依附越南
1700年,“康熙三十九年”,「柬埔寨」内乱稍定,「莫玖」从「陇棋」回归「河仙」,又乘「中国|清」开放海贸之机,与广东同乡缙绅密切联系,招徕商旅、游民,重振「河仙」[12]。
鉴于原宗主国「柬埔寨」受制于「泰国」,难以为恃。1708年,“康熙四十七年”,「莫玖」转而投靠「越南|广南国」。「明主|阮福淍」(1691→1725年在位)遂在「河仙」设“镇”,委任「莫玖」为“河仙镇总兵官、玖玉侯”[13]。
依附「广南国」后,为区别于被视为篡逆的「越南|莫朝|莫氏」,「莫玖」改姓为“鄚”[14]。
「河仙」虽名义臣属「广南国」,实为一方军阀,依违于「越南、柬埔寨」之间,是「越、柬、泰」争夺「湄公河下游三角洲」的重要中间势力。为争取「河仙」的支持,「广南国」给予「鄚氏」诸多优待,使「河仙」在「广南国」的地位超然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「广南国→会安庯」出入境税额表
中越友谊-越南投资,越南私募基金,前言明清易代的震荡下,不少南方乡绅和「南明」部将避难南洋,招募游民,开垦荒地,建立商埠,宣弘文教。,越南证券,越南美女,(6)

特殊待遇
1735年,“雍正十三年”,「鄚玖」去世,长子「鄚士麟」(1700→1780年)继位,被「广南国|宁主|阮福澍」(1725→1738年在位)赐名为「鄚天锡(cì)」(Mac Thien Tu)。
同时,「阮福澍」把「河仙镇」升格为“总镇”,封「鄚天锡」为“河仙镇总兵、大都督”。
次年,“乾隆元年”,「宁主|阮福澍」授予「河仙镇」比「鄚玖」时代更多自治权和优待政策,以示笼络[15]:
(1)加封「鄚天锡」为“钦差都督(正三品)、琮德侯”。
(2)赐3艘“龙牌船”(龙牌=免税贸易许可证),免船货税。
(3)允许「河仙镇」开1处「铸钱局」,自行铸币。


中越友谊-越南投资,越南私募基金,前言明清易代的震荡下,不少南方乡绅和「南明」部将避难南洋,招募游民,开垦荒地,建立商埠,宣弘文教。,越南证券,越南美女,(7) 「河仙镇」铸币——安法元宝(大宝)

中越友谊-越南投资,越南私募基金,前言明清易代的震荡下,不少南方乡绅和「南明」部将避难南洋,招募游民,开垦荒地,建立商埠,宣弘文教。,越南证券,越南美女,(8) 「河仙镇」铸币——安法元宝(小宝)


1744年,“乾隆九年”,「广南国|武主|阮福阔」(1738→1765年在位)自立为王,把“阮主府”升格为“殿”,刻“大越国王之印”,并分辖境为“一镇十二营”。这“一镇”,便是「河仙镇」,也唯有该镇长官,可称“都督”。
「河仙」的特殊地位,可见一斑。

河仙与广州
18世纪下叶,「广州」锡器工艺精良,有“苏州样,广州匠”之谚[16]。
锡,除了可制器具,也是茶叶包装的重要材料,需求量很大。但「广州」缺锡矿,其锡料依赖进口。主要来源有两处,最大货源地是「巨港」(印尼→南苏门答腊省首府,苏门答腊岛东南部最大港口)。另一处,便是「河仙镇」。
据「瑞典、丹麦、荷兰→东印度公司」档案,18世纪中叶,每年「广州」“十三行”派往「东南亚」的约30艘帆船中,85→90%是开往「河仙」与「广南国→会安庯」的。18世纪70年代,「河仙镇」来船的消息,甚至会引起「广州」锡价下跌。
1758→1774年,「广州」从「东南亚」进口7.9935万担「锡」,其中从「巨港」进口4.7468万担(占59.38%),从「河仙镇」进口2.4688万担(占30.89%)[17]。
然而,「河仙镇」本身也不产锡,转销「中国|清」的锡料,仰赖「印尼→邦加岛」的锡矿供货。同时,货源里也有「巨港」(印尼→南苏门答腊省首府)“苏丹”默许卖给「河仙镇」的锡。如此,便形成了“印尼→河仙镇→广州”的锡料贸易环。因「邦加岛」的锡矿主供「雅加达」,「河仙镇」要“虎口夺食”,华商走私在其中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[18]。


中越友谊-越南投资,越南私募基金,前言明清易代的震荡下,不少南方乡绅和「南明」部将避难南洋,招募游民,开垦荒地,建立商埠,宣弘文教。,越南证券,越南美女,(9) 「南海」西岸海贸格局示意图

河仙崛起
18世纪中叶,「广南国」的强盛打破了「印支半岛」东部的实力平衡,「柬埔寨」在「湄公河」下游的生存空间日益狭窄。作为当地强藩与「越、柬」两国间的缓冲,「河仙」的外交空间日益扩展,成为其崛起的重要契机。
1756年,“乾隆二十一年”,「武主|阮福阔」令“嘉定五营”西侵「柬埔寨」,「柬埔寨」国王「匿螉源」逃奔「河仙」。
在「鄚天锡」的斡旋下,「阮福阔」答应「柬埔寨」用补缴前3年贡品,并割让「寻奔府、雷峯府」为代价,换得「广南国」撤军[19]。
次年,「匿螉源」驾崩,亲「广南国」的「匿螉润」“权监国事”,却被女婿「匿螉馨」所杀。在「鄚天锡」的建议下,「武主|阮福阔」打败「匿螉馨」,扶植「匿螉噂」做「柬埔寨」国王,即「帕·乌迭二世」(1758→1775年在位)。
1759年,“乾隆二十四年”,「帕·乌迭二世」投桃报李,把「后江」以西、「湄公河」下游濒海的「磅逊|香澳」(柬埔寨西南→云壤港)、「芹渤府」(柬埔寨→贡布省→贡布)、「柴末府」(贡布省→金船)、「灵琼府」(贡布省→隆东)、「真森府」(茶胶省→朔苏)5府,割给「河仙镇」。
「鄚天锡」把5府转献给「广南国」,试探意向,「阮福阔」遂做顺水人情,准许「河仙镇」接纳这5府[20]。
此后,「鄚天锡」疆域倍增,实力骤涨,自称“高棉王”。「河仙镇」终于迎来了它的鼎盛时代。

泰国剧变
1766年,“乾隆三十一年”三月,乘「泰国」内乱,「缅甸|贡榜王朝」国王「孟驳|辛标信」(Hsinbyushin,1763→1776年在位),围困其首都「阿瑜陀耶城|大城府」(曼谷北)。
次年四月,围城14个月后,这座担纲「泰国」首都417年的名城终于陷落,「阿瑜陀耶王朝」亦随之轰然倒塌。
缅军大肆杀掠,“疯王”「武通贲」、大王子「昭督多」被「缅甸」掳走,二王子「昭翠」投奔「河仙」。
「缅甸」灭「泰国」,颠覆了「印支半岛」的平衡格局,严重威胁「中国|清」的远东霸权,也令「河仙」倍感压力。
「清高宗」遂传檄「泰国」,支持当地人反击「缅甸」,并令“两广总督”「李侍尧」派人到「河仙镇」打探「缅、泰」情报。同时,派兵直攻「缅甸」首都「阿瓦城」(缅甸|曼德勒)附近。「缅甸」被迫率主力回防,仅留少量军队守在「泰国」。
面对共同的敌人,「鄚天锡」也选择充当耳目,用情报便利「中国|清」对「缅甸」的制约[21]。
同年,华人「郑信」(祖籍潮州)利用其父富商「郑偃」的人脉,吸收在「泰国」的“潮州商帮”财力,扩充军力,屡破「缅甸」守军。
东南海港「尖竹汶府|庄他武里」因拒绝「郑信」驻军,被「郑信」强占。当地领主「披耶尖竹汶」逃奔「河仙」。


中越友谊-越南投资,越南私募基金,前言明清易代的震荡下,不少南方乡绅和「南明」部将避难南洋,招募游民,开垦荒地,建立商埠,宣弘文教。,越南证券,越南美女,(10) 「尖竹汶府」府徽“月宫玉兔”



同年十一月,「郑信」驱逐「缅甸」,统一「泰国」,开创「吞武里王朝」(1767→1782年)。


中越友谊-越南投资,越南私募基金,前言明清易代的震荡下,不少南方乡绅和「南明」部将避难南洋,招募游民,开垦荒地,建立商埠,宣弘文教。,越南证券,越南美女,(11) “吞武里大帝”「郑信|披耶达信」(1734→1782年)「郑信」崛起后,立即成为「河仙」的新威胁。而「鄚天锡」收容「披耶尖竹汶」和前朝王子「昭翠」,也令「郑信」极为不满。双方矛盾一触即发。

征伐泰国
「吞武里王朝」初立时,「广南国」权臣「张福峦」希望通过「河仙」干涉「泰国」内政,而「清高宗」视「郑信」为篡逆,拒绝册封。有「中国、广南国」2大宗主的默许,「河仙」与「泰国」开战的便再无顾忌。
1769年,“乾隆三十四年”,「鄚天锡」派妹夫、“胜水队该队、丑才侯”「陈大定」(「郑成功」部将「陈上川」之子,湛江市→吴川县人)率水、陆军5万,北伐「泰国」,驻「尖竹汶府」,大破「郑信」派来的3000援兵。
但「郑信」坚壁死守,「河仙」大军被耗在「尖竹汶府」2个多月,军中开始流行疫病,每天病死上百士兵。「鄚天锡」被迫下令撤回剩下的1万余残兵。而「郑信」担心「缅甸」背后偷袭,中止了追击[22]。
此次战败,令「河仙镇」元气大伤,境内人心惶惶。原来被「湛江—雷州」乡党压制的「潮州」乡党和「柬埔寨」土著蠢蠢欲动。

内乱丛生
就在攻打「泰国」受挫的同一年,「河仙」接连发生了「白马山」土匪(潮州人)「陈大」政变、「下柬埔寨」900多个土著暴动、海盗「霍然」(潮州人)割据等恶性事件。
因内政动荡,矛盾丛生,「鄚天锡」不得不向「广南国」上疏请罪。
「定主|阮福淳」(1765→1775年在位)的权臣「张福峦」一面劝慰,一面令「嘉定」随时援救「河仙」。可「嘉定府」来的官员屡屡借机索贿,令「鄚天锡」苦不堪言[23]。

郑信东侵
1771年,“乾隆三十六年”,「郑信」率军2万,东征「河仙」。「鄚天锡」急向「广南国|嘉定府」求救。但因此前「河仙」杯弓蛇影,多次误报“泰国来攻”的错误军情,「嘉定」守将「宋文魁」遂执意要等「泰国」东侵的消息坐实后,才肯出兵。
十月初三,「泰国」兵临城下,「河仙」却仅有1000余兵力。
十三日夜,「河仙」沦陷,「鄚天锡」出逃。
十五日,「鄚天锡」逃到「前江→新洲道」,被“龙湖营留守”「宋福洽」所救。
「广南国」自然不会坐视「湄公河下游」沃土变成「泰国」囊中之物, 1772年,“乾隆三十七年”,「定主|阮福淳」派“嘉定五营”10万大军反击。「郑信」不敌,遂令部将「陈联」留守「河仙」,自己撤回「泰国」。
次年,「西山军」攻占「归仁城」(越南→平定省→归仁市),「广南国」要全力对付「西山阮氏」,急需与「泰国」言和。「鄚天锡」遂按宗主国指示,带文书、钱帛,到「泰国」卑辞求和,不敢再称“高棉王”。「郑信」欣然应允,令「陈联」从残破不堪的「河仙」撤回。
经此一役,「河仙」人口流散,只剩残垣断壁,「鄚天锡」选择留驻「镇江道」,派儿子「鄚子潢」留守「河仙」[24]。
在风云变幻的印支半岛政局中,「河仙」的命运如浮萍般飘摇起落。至此,虽然满目疮痍,却似已尘埃落定,但18世纪晚期,「越南、泰国」将要发生的接连剧变,将使它的前途更为坎坷。

  • 李庆新《鄚玖、鄚天赐与河仙政权(港口国)》引「雷州→白沙镇→黎郭村|莫氏」《广东雷州海康县黎郭社黎郭村莫公历代宗公万世系谱》、「广东省→雷州市→白沙镇→东岭村→莫氏宗祠」《莫氏族谱》、「奕世衣冠碑」、北京图书馆古籍珍本丛刊《福建通志•卷27•职官志》、国家图书馆藏清代孤本方志选《长泰县志•卷7•职官志》
  • 「农耐」之名,来自发源于「越南→中圻」南部山地的「东耐河」(Donnai)
  • (越南|阮朝)「武世营」《河仙镇叶镇鄚氏家谱》
  • 《大南实录•前编•卷8》
  • (越南|阮朝)「武世营」《河仙镇叶镇鄚氏家谱》、李庆新《鄚玖、鄚天赐与河仙政权(港口国)》引《嘉定城通志•卷3•疆域志•河仙镇》、《大南实录•前编•卷6》
  • 《嘉定城通志•卷3•疆域志•河仙镇》
  • 《大南列传•前编•卷6•鄚玖》、《越史纲鉴考略•卷5•港口考》
  • 李庆新《鄚玖、鄚赐与河仙政权(港口国)》引《嘉定城通志•卷3•疆域志•河仙镇》
  • (清)陈伦炯《海国闻见录•卷上•南洋记》
  • 「李庆新」《鄚氏河仙政权 (「港口国」) 及其对外关系——兼谈东南亚历史上的「非经典政权」》引(法|波旁王朝)波微《Voyage d'un phillosoph》Yerdon,1763
  • 李庆新《鄚玖、鄚天赐与河仙政权(港口国)》引《大南一统志•卷16•河仙省•寺观》条注
  • (越南|阮朝)「武世营」《河仙镇叶镇鄚氏家谱》
  • 郑怀德《嘉定城通志•卷3•疆域志•河仙镇》
  • 《大南列传•前编•卷6•鄚玖》
  • 郑怀德《嘉定城通志•卷3•疆域志•河仙镇》、《大南列传•前编•卷6•鄚天赐》
  • (清)屈大均《广东新语•卷16•器语•锡铁器》
  • 「李庆新」《东南亚的「小广州」:河仙 (「港口国」) 的海上交通与海洋贸易 ( 1670—1810年代)》引「梁志明」主编《亚太研究论丛•第三辑》收(澳)「李塔娜」(Li Tana)、(美)「范岱克」(Paul A.Van Dyke)《18世纪的东南亚水域: 新资料与新观点》
  • 李庆新《东南亚的「小广州」:河仙 (港口国) 的海上交通与海洋贸易 ( 1670—1810年代)》
  • 《大南列传•前编•卷6•鄚天赐》
  • 《大南列传•前编•卷6•鄚天赐》、郑怀德《嘉定城通志•卷3•疆域志•河仙镇》
  • 《清高宗实录·卷791、817、820》
  • (越南|阮朝)「武世营」《河仙镇叶镇鄚氏家谱》
  • 李庆新《鄚玖、鄚天赐与河仙政权(港口国)》引(越南|阮朝)「武世营」撰、「陈荆和」注《河仙镇叶镇鄚氏家谱注释》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闭

热贴推荐上一条 /5 下一条

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